猫扑吧猫扑吧

媒体盘点2018年陕西声音:秦岭拆违和西安房价飙升

  原标题:2018年度陕西声音:三个经济、营商环境、秦岭拆违、榆林……

  再过15天,我们就要告别2018,迎来2019。

  对时光的流逝,每个人的感觉都有些不一样。对于普罗大众来说,可能是不断地立flag,然后在一日三餐和朝九晚五中追逐进度条;对于一个时代来说,可能如诗人所言,“所有的人都在对时间的同一探求和征服中成为兄弟和伙伴”;对于208坊来说,我们的工作就是不断地追逐时间,记录和解析当下的陕西。

  2018年,陕西发生了很多大事、要事:“三个经济”治陕方略展开帷幕,西安“三大革命”深入推进,“抢人大战”渐入佳境,“营商环境”成陕西各地治理高频词……同时,“打虎拍蝇”众人叫好,秦岭拆违大快人心,扫黑除恶重拳出击……我们紧跟陕西发展脉搏,在每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及时发声,传递陕西声音。

  今天,我们选取一些“关键词”,作为2018年度陕西声音,以纪念过往的这一年。

  “三个经济”

  “三个经济”的概念,由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在2017年底陕西全省领导干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研讨班和其他几次会议的讲话中提出,“加快发展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大力发展金融、物流等现代服务业,构建具有竞争力的现代产业体系”,勾勒出富有陕西特色的经济发展蓝图。

  “三个经济”既指引陕西未来发展,更立足陕西当下实际,而且还环环相扣,相互促进。

  陕西地处中国地理版图的几何中心,以西安为中心的高速公路、普通铁路、高速铁路、空中航线构成了陆上米字形和空中放射状交通网络,交通枢纽地位非常明显。“一带一路”建设的深入推进,把陕西推向了我国对外开放的前沿。陕西正积极打造“一带一路”交通商贸物流中心、国际产能合作中心、科技教育中心、国际文化旅游中心和丝绸之路金融中心,门户优势进一步加强。

  交通枢纽和开放门户的优势,则促使人流、物流、资金流、信息流等城市经济要素在陕西集聚、扩散、疏导。目前,陕西正在加快建设国家临空经济示范区、无人机物流等新业态,有效整合物流资源;加快改善营商环境和招商力度;发展汽车、航空航天等高端装备制造业,推动云计算、大数据与三次产业深度融合,持续推动产业迈向中高端。

  用陕西省知名经济专家任保平的一句话作结:“枢纽经济、门户经济、流动经济是建设具有陕西特色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骨架。通过这个骨架发挥向西开放、向东集聚、辐射全国的门户作用,描绘的是开放、国际化的经济空间架构。”

  “抢人大战”

  从2017年初开始,一直持续到2018年,一场“抢人大战”在全中国“新一线”和二三线城市中展开,西安和成都、重庆、郑州一道,纷纷“卷”入这场“大战”中。

  为“抢”到更多人才,西安诚意满满:2017年3月起,西安市放宽了大中专学生落户条件,新政策落户门槛低、流程优、限制少、效率高,成为全国最优惠人才落户政策。此后,西安再次升级户籍政策,大幅简化落户流程、提升服务标准和服务效率,包括学历、人才、购房等7类主要落户申请所需的证明,由原来的46项减少到14项,减少69.6%。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明确要求,西安的户籍服务要成为全国最优,不优不收兵。

  此外,西安积极引进高端人才,给予各种优惠,比如给予100万元到500万元创业支持、购房优惠20%、减免所得税、落实配偶就业、按意愿选择在市内落户……为进一步明确创新科技体制机制、吸引创业创新人才,西安又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为建设众创载体及提升服务提供支持。比如,筹划设立30亿元的西安创业投资种子基金,鼓励高校院所、国有大中型企业科技人员在完成岗位本职工作的前提下兼职兼薪,并积极引进海内外高端人才,给予最高5000万元的创业投资。

  西安“抢人”的效果也是杠杠的:西安市去年推出户籍新政以来,截至2018年12月11日,新落户人数已超过100万人,其中2018年度新落户人数已达75万人,其中博士以上1219人,硕士研究生25745人,本科229208人,人才引进30655人。

  问题是,西安不仅要“抢人”,更要“留人”,而“留人”的难度似乎更大一些。

  短期来看,西安的高房价、教育乱象、暖气不热、供电不足等民生难题可能会阻碍“新西安人”的生活质量。长期来看,被吸引来的人才更加看重的,则是他们的才华有没有用武之地与足够的成长空间,比如西安的民营经济能否有大的起色,营商环境能否将纸面上的好政策尽快落地,只有让人才真正拥有实现梦想的舞台、发挥价值的空间和公平公正高效的环境,才能形成大西安对人才的“虹吸效应”,从而充分发挥人力资本红利在西安发展中的关键作用。

  西安的房价和教育

  去年7月10日208坊发了一篇坊叔的文章——《“买不起的越来越买不起,买得起的手里有好几套”——一个置业顾问眼中的西安楼市》。坊叔的一位朋友看了很气愤,说我用的标题一点也不严谨,有误导西安房价之嫌。事实证明,此标题没什么问题,随后西安的房价继续一路飙升。当然,你如果非要说是我这篇文章抬高了西安的房价,那是不是我再写一篇西安房价要降的文章,就真的会降呢?显然不是。

  西安的房价从2017年一路飙升以来,到2018年上半年到达一个高潮,许多楼盘需要摇号才能买到房,而“号”又很稀缺,一度出现一号难求的场面,甚至出现房产公司给一些官员留房子走“后门”的丑闻。一些年轻人好不容易自己存点、家里给点、再借一点,攒够首付钱想去买房时,却发现不仅摇不上号,即使摇上了,飙升的房价已经让首付款“腰斩”,一时“哀鸿遍野”。到2018年下半年,西安的房价似乎没那么坚挺了,首先二手房纷纷降价还卖不出去,新楼盘纷纷上市销售,“金九银十”不再,一些楼盘即使不摇号也几乎无人问津。

  西安的房价是不是要降呢?只能说有升有降,而升的地方涨得没有之前那么明显而已。考虑到2018年西安新落户人口突破75万,人口净流量很大,西安交通枢纽的地理位置以及国家中心城市的规划,西安是“一带一路”丝绸之路起点,西安的房产投资回报率居全国前列等因素,西安的房价将来仍然会涨。只是有限购政策、国家层面“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等要求,在西安投资房产的红利期似乎已经过去,从房产销售顾问们从这两年持续高冷到热情推销的态度转变就可见一斑。此外,房价涨跌还和地段有很大关系,离开地段单纯讨论房价意义不大。

  西安的教育,和西安的房价一样饱受诟病。从2017年到2018年,208坊写过多篇文章痛陈西安教育乱象。比如民办名校和普通公办学校之间的“教育鸿沟”,更深层的表现是:贫富家庭的孩子间的悬殊,其一,公办好学校少,民办学校贵。其二,上西安某些学校,收费一看关系、二看分数。关系不“铁”,有钱也没用。还有,现在五大名校公办民办不分,两种性质两种管理方式,这种混乱导致五校在某些收费问题上“长袖善舞”,“魔鬼与天使的面孔”自由切换。而这些还只是西安教育乱象的一个横断面。西安教育问题能否大破大立,考验着西安执政者和相关干部“铁军”的魄力和担当。

  飙升的房价、积弊已深的教育,都是大西安在追赶超越的进程中绕不过去的难题。如何保证吸引来的人才有所居、有所为、有所乐,如何保证现有的西安人才不“外溢”,抓好住房、教育等民生问题是一个重要的突破口。

  营商环境

  今年以来,西安通过压缩简化企业开办时间至3个工作日以内等手段提升营商效率,截至12月15日,今年西安市场主体新登记数量突破50万户,同比增长76.95%;占陕西省今年新登记市场主体数量的59.57%。其市场主体增量增速和存量增速,双双高居副省级城市第一位,市场主体活跃度也稳居第一位。

  陕西省省长刘国中在今年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陕西发展仍面临着不少困难和挑战,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在各个领域不同程度存在。主要是经济的结构性矛盾突出,企业创新主体作用发挥不够,营商环境尚需优化,县域经济民营经济和军民融合开放型经济有待培育壮大。

  优化营商环境不仅是西安的事情,也是陕西全省上下都重视的一个很重要的课题。虽然陕西各地采取了很多措施,取得了不少成绩,但是如208坊之前写到的:营商环境好不好,企业家最有发言权(其实现在坊叔认为中小企业主也很有发言权)。

  在208坊实际采访中,不少企业家代表委员认为,目前好政策不少,但现实中存在法律和政策落实不到位、信息不透明、执法检查和行政处罚不规范等问题,让好政策走样了;一些政府部门审批流程过慢、审批环节过多的问题解决的还是不够彻底;一些政府部门尤其是基层政府部门对企业干预的行为还有,办事拖拉、不给好处不办事的问题依然存在;不少基层政府部门重前期招商、轻后期帮扶的情况依然存在,招商前后政府服务差异比较明显;企业融资难的问题现实存在,尤其是涉及中小企业这块。

  1年过去了,这些问题解决得怎么样?估计还得打个问号。

  环保督查、“一刀切”

  如******所说,“生态环境保护是一个长期任务,要久久为功。”

  近年来,陕西全省上下关于生态环境保护的新闻陡然多了起来。无论是个人边抱怨雾霾边想法自强不“吸”,还是执法和督查机构边按规执法边抱怨力量有限还有抗法,亦或是污染企业边和执法督查人员“躲猫猫”边抱怨环保执法“一刀切”。在这个“长期任务”中,所有人都不是局外人。

  陕西开展生态环境保护的任务很重,意义也很重大。《陕西省铁腕治霾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方案(2018—2020年)》指出,陕西大多数城市PM10、PM2.5年均浓度超过国家标准,多数城市二氧化氮和臭氧浓度超过国家标准,关中城市群空气质量在全国排名靠后。

  而且关中城市群还和汾渭平原其他城市相连,汾渭平原大气污染严重,成因较复杂,比如生态环境脆弱,是旱涝灾害多发地区;煤石油等化工企业较多,煤炭消费占比近90%;在开发过程中产生的扬尘也较多;整体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不优,导致复合型大气污染特征明显。急切地需要联防联治。

  而在治理的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矛盾,比如执法和督查机构人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难免会有一些污染企业对环保政策阳奉阴违;雷厉风行的督查工作为群众带来安全的生产生活环境,但一些地方却有人怨声载道,认为环保督查工作会影响地方经济发展,一个重要原因是环保政策和执法督查存在“一刀切”现象,留下了影响经济发展的后遗症。

  如何解决这些矛盾,是陕西生态环境保护下一步要解决的问题。

  “大老虎”与脱贫攻坚、秦岭拆违

  今年陕西有两只“大老虎”落马,一个是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一个是陕西省原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

  冯新柱被“双开”的通报中,“与人民群众毫无感情”这样的标签被用在冯新柱身上。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措辞?通报对于扶贫工作是这样表述的,“对***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且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与相关人员订立攻守同盟,对抗组织审查”。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他分管的就是农业和扶贫。

  ******曾要求各级干部“带着深厚感情做好扶贫开发工作,把扶贫开发工作做实做实再做实,真正使贫困地区群众不断得到真实惠”,而冯新柱却对***关于脱贫攻坚重大决策部署落实不力、消极应付,还利用分管扶贫工作职权谋取私利,这就不难理解为何对他定性为“与人民群众毫无感情”。

  其“落实不力、消极应付”的结果也很明显:在冯新柱分管扶贫时,陕西省的扶贫工作全国排名靠后。

  2018年7月30日,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专项整治工作动员部署大会在西安召开。“整而未治、禁而不绝”,这已是******对秦岭北麓违建别墅、环保生态问题上的第六次批示。

  随后从8月14日开始,秦岭北麓展开大规模的拆违行动。据新华社报道,截至10月9日,秦岭北麓违建别墅项目较多的西安市长安区和鄠邑区共拆除违建别墅600多栋。

  2018年11月1日,中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陕西省委常委、秘书长钱引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据界面新闻公开报道,在钱引安的履历中,其主政西安市长安区的几年备受关注。正是在钱引安履职长安区期间,秦岭北麓长安辖区内出现了“秦岭山水”等多个别墅项目。当地政府相关人士对界面新闻透露,钱引安此次被查即与秦岭北麓违规建别墅问题有关联。

  与脱贫攻坚、秦岭拆违同步推进的,是陕西反腐的口子慢慢撕开。年初,陕西省原副省长冯新柱落马;年中,榆林市委原书记胡志强、佳县县委原书记辛耀峰落马。。。。。。仅上半年,陕西便有16名厅局级干部被处分,118人被移送司法机关。下半年,秦岭问题又拉下一批官员。

  如自媒体秦鉴所言:贪腐官员从来不是“单兵作战”,一位官员的腐化,往往是因为周边不良风气的“传染”和“同化”。在这种现实因素下,特别是在开发项目集中的地域,重拳反腐常常会造成“塌方”效果。

  扫黑除恶

  自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今年年初在陕西开展以来,208坊就密切关注其进展,多次撰文,从黑恶势力存在的土壤、成因、典型案例、治理方法、治理成果等方面,诠释陕西扫黑除恶工作的重要性、进展,并提出一些建议。

  在这场自上而下、关乎国家长久发展的“硬仗”中,陕西省拿出了相应的措施和“成绩单”:制定出台陕西省《实施方案》,成立领导机构;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省长刘国中分别作出专门批示指示;陕西省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先后6次召开会议,研究部署各阶段工作;陕西省纪委成立督察组、省委组织全力配合;前有陕西省扫黑办印发方案,后有省公安厅、财政厅制定奖励办法,部门联动,形成合力……

  截至11月份,陕西省共侦办涉黑犯罪案件20起,打掉恶势力犯罪集团108个、恶势力团伙322个,破获9类涉恶案件4378起,投案自首221人,排查采集录入涉黑涉恶线索6565条,查封、扣押、冻结涉案资产2.93亿元。陕西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共查处党员干部涉黑涉恶问题841件,处理1068人,其中,党纪政务处分948人,组织处理92人,移送司法机关67人。

  观察被通报的案例可发现,涉黑涉恶问题基本发生在基层尤其是村一级。据武汉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员吕德文调查,基层乡村的日益“空心化”,为有些颇有经营头脑的“能人”提供了获利空间,处于城郊或是有矿产资源、交通条件较好的农村,聚集了大量的利益,久而久之形成一条灰色利益链。

  这个“灰色空间”就是黑恶势力存在的土壤。只要灰色利益链不明朗,黑恶势力生存的空间不被挤压,基层涉黑涉恶行为就很难断绝。因此,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能否巩固现有战果、将黑恶势力“扫”得干干净净,还有很多“硬仗”要打。

  榆林

  西安是当之无愧的陕西“网红”城市,但在陕西与西安可以PK一下火热度的,还有另一个城市——榆林。虽然我没去过榆林,但是从媒体报道和坊友们的留言和口耳相传中,我鲜明地感受到,榆林和西安一样,也是一个毁誉参半(“参”的比例或许因人而异)的城市。208坊也一直都在关注榆林的发展。

  榆林经常可以爆出一些好消息,比如呼包鄂榆城市群获得***批准,榆林致力打造陕甘宁蒙晋边界最具影响力的城市;《陕西省人民政府关于支持榆林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公布,陕西将全面支持榆林高质量发展、促进榆林社会经济转型社会经济转型发展;2017年榆林多项经济指标创历史新高,追赶超越和目标责任考核位居陕西全省第一方阵,第三产业增加值增长11.8%,增速陕西全省第一;榆林市长李春临在央视唱陕北民歌的视频刷爆朋友圈。

  但是关于榆林的坏消息也很多:王兴宁“空降”陕西任纪委书记后,坊友给208坊的1600多条留言中,许多坊友反映榆林基层腐败问题严重,想他去榆林“看看”;陕西省委第六巡视组反馈“榆林纪委自身不过硬、执纪不严格,矿产资源领域腐败问题尚未破题”;榆林假记者横行;榆林公职老赖久病不愈……

  榆林的“好”和“坏”是交织在一起的。榆林能源储藏量丰富,但是在呼包鄂榆城市群的背景下,与其他三市相比,榆林在产业转型、发展理念、投资环境方面还有较大的差距。这么多年,一直提倡经济转型的榆林始终没有摆脱“一煤独大”的局面,与同样是煤城的邻居鄂尔多斯相对标,鄂尔多斯已经有京东、富士康等标志性的转型项目。榆林在谋求转型的时候,人才大量“外溢”,县城空心化,大量干部又拖后腿,比如被曝光的公职老赖的背后隐藏的是榆林曾经的官商混乱关系。

  榆林急切地需要整顿吏治,重塑清廉高效的政府形象,只有把“官”治好了,才能带领群众走出经济转型的泥潭。从大量坊友对榆林的负面留言中可知,这条路似乎还很长……

  时光一天天消逝,陕西大大小小的时政热点,像一帧帧波澜壮阔的电影画面一样在208坊上留下“痕迹”,在坊友们心中留下“印记”。

  时光消逝了,208坊仍然在这里。2018,感谢坊友们的关注和鼓励!2019,我们继续携手前行!

  (图片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张申

深圳蛇口劳力派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