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吧猫扑吧

开放金融创新“工具箱”撬动资金服务“新经济”

    绘图:张冠军


    “中国金融科技未来仍将有巨大的发展空间,未来10年,面向中小微企业的网贷、众筹、智能投顾、保险科技、监管科技、区块链驱动的技术应用等领域都非常值得期待。”近日,宜信创始人、CEO唐宁接受了南方日报的专访。

    唐宁认为,随着新经济和新金融需求的发展,现阶段应该考虑在基础设施方面投入更大的力度,在金融行业实现征信数据的集中、分享、交换机制,这要比单一企业自己努力做的征信体系对于行业的帮助来得更大。针对广东如何引导资本支持“广深科技创新走廊”的问题,唐宁提出了以“私募股权母基金引导传统产业资金流入创新产业”的建议。

    Fintech基础设施建设应投入更大力度

    南方日报:中国的Fintech(金融科技)现在发展很快,未来我国科技金融应该如何发展,最需要补的短板在哪里?

    唐宁:我认为,中国的Fintech行业发展很快,有其“速度”,未来需要也会在“厚度”上有所沉淀和积累。所谓的“厚度”,一方面可以理解为基础设施更加完善。例如咱们谈到网贷,在信用体系建设上,其实对于行业发展是非常有帮助的。这种机制可以帮助企业、机构、个人规避多头负债、一人多贷的现象,帮助我们降低风险评估的成本,这些基础设施完善可以带来效率提升。

    当前有一部分企业走在前面,开始进行创新探索。但是我认为基础设施的搭建应该从政府政策的顶层设计着手。毕竟高起点的公众征信平台很难由一家企业去做。同时如果一家企业去做的话,更容易形成一个封闭的体系,因为很多企业希望所有的事情都发生在自己的生态圈之中。不同生态圈、不同企业、不同场景之间的打通才是能够让所谓的大数据产生最终效应的一个方式。

    另外,厚度还体现在金融文化、金融底蕴层面上,比如投资人对金融科技长期投资的心态,对金融科技建设长期价值的判断。再有就是政府引导、鼓励等,在政策层面营造鼓励金融科技创新的氛围,让所有人都受益。

    利用Fintech技术普惠金融实现三步走

    南方日报:我们一直在谈普惠金融,金融科技可以怎么推进普惠金融的发展?

    唐宁:我们是一家从事普惠金融和财富管理的金融科技企业,金融科技的定位始终围绕着利用技术创新、模式创新让金融变得更加的高效、更加的可触达。我认为在普惠金融上,需要有“三步走”,面向小微企业、个人和农户,帮助他们解决需求。

    第一步当前很多机构都在探索,需要解决的是他们的资金缺口问题,如何帮助他们获取资金,建立信用。第二步是建设更完善的金融服务,包括理财、整合支付等一系列解决方案、现金管理等等。很多金融产品、金融服务给人高不可攀的感觉,因为当前给到他们的各方面金融服务都不足够。

    第三步,我认为需要帮助他们做能力建设,基于科技、基于大数据给他们提供有价值的信息,帮助这些小微企业、个人和农户更好地开展业务。比如前不久,我们的新金融产业投资基金在美国投了NAV公司,他们除了帮助美国的小微企业解决资金获取和其他金融的问题,还会告诉小微企业应该怎么招人,应该招多少人,是不是现在团队的规模已经超越能够承受的范围,应该怎么样去做生意,所在领域企业一般收入和成本的配比是怎样的。不仅仅是大机构,小微企业、个人和农户也需要这样一种财务顾问服务。现阶段的金融科技发展,是能够通过技术创新、模式创新,满足和更好地满足这些长期存在的需求。当然这需要创新者对于客户需求的敏感性,以及把客户需求与可以运用的技术,以及技术支撑的模式创新能够很好的对接起来,我觉得是这样一个逻辑。

    共享Fintech工具箱提升传统金融效率

    南方日报:金融科技对于服务传统金融业务,能带来怎样的提升?

    唐宁:举一个例子,我们现在推出的宜人贷共享平台,将金融科技工具共享给企业,可以给企业授信审批提供便捷。平台可以根据用户的授权,抓取机构所采集的非结构化的信息,比如纸质信息,然后将其转化成数字化的有用信息。例如,一个文字审批材料信函,我们一照,就能转化成数字化的,就知道各个进项、出项是怎么样的。否则的话就得人工去输入,便利性就没有了。小微企业、个人资金需求都非常急,需要马上去实施审批,没有很多时间进行人工录入、校验,必须用科技的方式保证及时性、准确性。

    南方日报:像这样的创新,在效率上,有没有计算过能带来多大的提升?

    唐宁:带来的变化是0和1的关系,过去没法做,很多机构不具备这样的能力,或者需要花很多的成本达成一个60%的可识别,这跟99.6%的可识别差太远了,60%根本不能用。我们相信这也会是一种很好的商业模式,因为这也是金融科技赋能的重要组成部分。单家机构覆盖的客群细分是很有限的,金融领域非常广阔,而这样的工具、这样的能力其实是可以为大家所用的。

    以私募股权母基金连通新旧产业资本

    南方日报:当前广东在打造“广深科技创新走廊”,如果要服务创新型经济,金融应该怎么发展,我们需要打造哪些金融工具?

    唐宁:这个话题非常非常有意思,近期在广州参加《财富》论坛,给我感触很深的是与会企业中两类企业最多:一类是做人工智能的,另一类是做生物医药的。这两个都是非常前沿的领域。另外一个感受是,当地政府在推动创新、推动科技方面的力度非常大,它们推出一系列政策,希望吸引国内、国际高新技术企业来广州落户,或者把华南的中心放在这里,我认为这些举措都非常棒。

    我们工作实践之中也有一些特别创新的方式,通过私募股权母基金的方式,把传统产业经济的财富与新经济的资金需求对接起来。怎么理解呢?绝大部分传统行业的企业家、企业主,都是在过去十年、二十年取得成功的人士,他们创造了巨大的财富,但是现在非常的焦虑,因为他们看到新经济来了,很多的做法和机会跟他们过去是不一样的了,但是他们又非常希望拥抱新经济。那要怎么去做呢?其实通过私募股权投资的方式就可以投资于新经济、成为它的一部分。但如果仅仅是投一家公司或者是投一只基金,这个方式风险太大了。您说如何能够支持新经济发展?我觉得私募股权母基金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方式。

    一句话观点

    中国的不断开放、不断优化的资源配置和强有力的领导,将使中国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增长,从而持续拉动世界经济发展。

    ——澳大利亚前贸易和投资部长罗布

    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对外开放的质量和水平也会不断提高。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事李强民

    ●南方日报记者 黄倩蔚 实习生 李艺丹

深圳坑梓人力资源市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