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吧猫扑吧

教育部长陈宝生把上记者会当考试 堪称“金句王”

  原标题:“学霸范儿”陈宝生赶考记

  撰文丨高语阳 摄影 | 郝羿

  “鸡汤喝得众人醉,错把忽悠当翡翠,不听忠告听忽悠,负担增加人人愁。”

  你猜这是谁说的?

  今天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记者会召开,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就“努力让每个孩子都能享有公平而有质量的教育”的相关问题回答中外记者的提问。

  政知圈(微信:wepolitics)在现场发现,陈宝生回答问题很实在、接地气,有一说一还很有针对性。值得一说的是,他绝对堪称两会记者会上的“金句王”,而且说到激动处,就开始做打油诗,引得现场一片笑声。

  开头那首打油诗就是陈宝生在回答关于“减负”的问题时说到的,他提及全社会要提高教育素养,不要盲目追求成功学,“那些培训机构炫耀的培训成绩单、广告、广告词,很多都是鸡汤加忽悠。”

  把上记者会当考试

  “各位记者早上好。”陈宝生今天一上来,先和在场记者打了招呼,然后开始说自己的开场白。

  他表示,现在摆在自己和全体教育工作者面前有“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和“解决教育公平”两道考题。

  “所以,新时代我们教育人新的长征、新的赶考要答的卷集中起来就是这两个问题”,陈宝生说:“今天我也就此接受各位‘老师’的考试,下面请大家提问,谢谢。”陈宝生开场白最后这句话一出口,现场又是一片笑声。

  这不是陈宝生第一次把参加两会记者会比作“考试”。

  2017年3月12日,同样的地点,陈宝生出席就任教育部部长之后的第一次全国两会记者会也在开场白中提到“这是我到教育部工作后第一次参加记者会,因此我把今天的记者会看做是一场考试”。

  他当时说:“各位就是出题的老师,也是阅卷的老师、监考的老师,我就是答卷的学生,希望今天的这场考试是一场素质教育的考试,不是应试教育的考试。”

  手势颇多 全程脱稿

  政知君发现,陈宝生是比较务实随和的。

  今天,陈宝生一出场便有诸多摄影记者涌向主席台前对着他一阵猛按“快门”。他先是很配合地挥了挥手,面对记者们“再挥挥手”的呼声,他又抬起手挥了两次,然后笑眯眯地坐下来。

  对于摄影记者们来说,陈宝生今天还给了大家另外一个福利——手势很多。

  通常,记者们为了抓拍更为生动的镜头,只要发言部长一抬手,现场就“咔嚓咔嚓”声一片,生怕错过了。陈宝生今天手势的高频率让记者收获连连,也小松一口气。他几乎是每个问题讲到重点处,就抬起手,在空中“划重点”;或者说到数字,就会相应地比划数字。他还“左右开弓”,两只手轮流比划,手势很是丰富。

  而且,记者在现场注意到,陈宝生全程脱稿。他一直是抬着头面向记者的,这大概也算是给摄影记者的“福利”之一了。更重要的是,这让人感受到他对教育工作的了然于胸。

  直截了当的“金句王”

  带上“金句王”的帽子,不仅因为陈宝生说了一句开头的打油诗,他的“金句”贯穿整场记者会,很接地气、直截了当。

  比如说,被问到“减负”问题时,他谈及,培训机构是教育事业发展的必要补充,“我们现在要整顿的是违规的这一块”,他说,这一块负担很大、很重,叫做“学生痛恨、家长无奈、机构赚钱”。

  在说减负措施时,他提到给学生要减负,给老师也要减负。“现在老师负担是很重的,各种填表、各种考评、各种比赛、各种评估,压的有些老师喘不过气来”。他说,基层把这个叫做“表叔”、“表哥”,“学校要拒绝它们”。

  还有,在回答高考招生制度改革的问题时,说到学生自主选课空间,选择的课太多,学生选择的压力就会增大。他说:“就像我们有些同志开车,到停车场去,一个车位就抢着去停,众多的车位就不知道停在哪个车位了。要费一番思量,选择的成本就会上升。”

  关于大学排名陈宝生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直截了当地说:“对这些排名、这些评比,你可以去看它,去参考它,但是你不要在乎它,它评它的,我干我的。”“它仅仅是提供了一种观察和分析高等教育事业发展的角度,在那个角度上,我可以去寻找差距,但是在整体发展上我们要增强自信。”

  “学霸范儿”明确概念

  政知圈(微信:wepolitics)觉得,陈宝生讲话还很“学霸范儿”:他好几次说“这里我澄清一个概念”。

  第一次是在回答减负问题时,“这里我要讲清楚一些概念,一个是什么叫负担?”他说:“我们讲的负担,减轻学生的学业负担,指的是违背教学规律和学生身心发展规律,超出教学大纲、额外增加的这一部分,我们把它叫做负担。在这个以内的,我们把它叫做课业、学业,叫做必须付出的努力。”

  陈宝生第二次解释概念,是在回答学前教育问题的时候,他说:“现在各方面对学前教育高度关注,这里我澄清一个概念,学前教育指的是3—6岁儿童的教学,就是我们常说的幼儿园阶段的教学。”

  在后面具体讲述学前教育的内容时,他说:“我们现在举办着当今世界规模最大的学前教育,2017年学前三年在园的幼儿4600万人,这是什么概念?” 他顿了顿说:“这是一个中等人口国家的概念,是很大的数。”

  点击进入专题

责任编辑:张玉

深圳黄贝劳务派遣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