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吧猫扑吧

融通创新促转化 不让成果变“陈果”

  《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若干规定》《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行动方案》《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近年来,我国在全面促进科技成果转移转化方面,密集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和规划。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融通创新”这个新提法又对加快科技成果转化提出了新要求。如何融通创新促转化?来自科研院所、高校与企业的在辽全国政协委员,纷纷拿出自己的“对策”。

  “高校作为人才智力资源的集聚地和创新人才培养的主阵地,应该主动加强与科技、经济、社会的紧密结合,实现大学和区域的融合创新发展。”赵继委员来自东北大学,该校多年来已形成科技成果转化的文化,中国第一个软件上市公司——东软集团便孕育自这所学校。

  赵继认为,科技与资本的深度融合是实现成果转化的着力点和完善市场体制机制建设的关键所在。要构筑起区域一体化的成果转化与投融资服务体系,成立区域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并与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对接,统筹财政科技投入和科技金融政策,积极引入社会风险投资,带动民间资本,推进并完善股权投资体系。

  刘中民委员表示,目前科研和应用不挂钩的“两层皮”现象仍然普遍存在。基础研究当然要得到支持,但也有很多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问题亟待创新成果来解决。2017年,中科院在辽机构科技成果就地转化率同比提高了10个百分点,为辽宁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布局推进提供了强大的科技支撑。“国家发展进步一定是科技先行,科研院所、科技人员不是一定要从文献中去寻找课题,走进企业,聚焦社会需求,这样得来的科技成果一定是企业、社会求之若渴的成果。”

  来自企业的朱建民委员认为,在统筹发挥技术转移链中各功能主体作用的同时,要进一步明确企业在技术转移体系中的主体地位,要形成以企业技术创新为驱动,技术转移转化要素充分激活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和有效运行机制。

  朱建民建议,要支持行业龙头企业和具有较大规模的企业集团设立企业技术转移中心,通过建立技术信息共享平台、技术合作研发平台、成果转化投融资平台和专业化的技术转移人才队伍,实现产业链、创新链、资金链深度融合,提高产学研合作技术转移转化的效率和成功率。

  同样来自企业的李克明委员认为,产学研各有自己的优势和特长,无论是哪一方,在进行科研时都要首先有目标有方向,明确是为哪个应用做的技术储备。没有需求的牵引,科技成果研究出来之后转化率也不会高。

  李克明建议,可以把企业需求列出清单,把科研院所、高校科技能力列出清单,通过政府建立的信息化平台或技术服务中介机构,把两者深入对接到一起,让双方有更清晰的融通方向。

深圳普工工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