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吧猫扑吧

乡村振兴前提:精准脱贫

为了实现“一个人不掉队、一个民族不能少”的目标,脱贫攻坚将会是今后三年的重头戏。今年两会上,******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自十八大以来的5年,脱贫攻坚取得决定性进展,贫困发生率由10.2%下降到3.1%。

他提到,目前的脱贫攻坚任务艰巨,农业基础仍然薄弱,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今年要加大精准脱贫力度。坚持现行脱贫标准,确保进度和质量,让脱贫得到群众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

当前,打赢、打好精准脱贫攻坚战,深度贫困地区非常关键。3月7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新闻发布会上,***扶贫开发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刘永富称,深度贫困地区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在不到3年的时间里,完成这些地区的脱贫任务十分艰巨。


摆脱贫困是乡村振兴的前提

精准脱贫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三大攻坚战之一。

今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到,乡村振兴,摆脱贫困是前提。必须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把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既不降低扶贫标准,也不吊高胃口。

全国政协委员、河南绿色中原现代农业集团董事长宋丰强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乡村振兴和脱贫攻坚是有机统一的,乡村振兴战略指明了新时代乡村发展方向,明确了乡村发展新思路。而摆脱贫困是让贫困人口和贫困地区同全国一道进入全面小康社会,这是我们党的庄严承诺。因此,要发挥乡村振兴战略在脱贫攻坚战场上的指导作用。

他提到,打好脱贫攻坚战,方法尤为关键。要注重在精神上扶志,增强农民致富信心和决心;在能力上扶技,提高致富的素质和本领;在经济上扶业,拓展致富的途径和空间。以一系列完善的机制、有效的措施,全力实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使贫困户走上共扶共享的富裕之路。

从以前提“打赢”,到如今提“打好”,刘永富在上述会议上解读称,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应该说“打好”比“打赢”含金量更高。不仅要完成打赢的任务,而且2020年以后,在消除了绝对贫困之后,还要继续做好减少相对贫困的工作。


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

扶贫中面临的问题

2015年,我国开始推进实施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但在具体推进过程中,除了政策层面的空白,还有资金投入及运营管理过程中的相对困难。

以乡村旅游、民宿为例,在西北、西南等一些脱贫攻坚任务比较繁重的地区,虽然发展乡村旅游具有天然的资源禀赋,但要发展为产业并以此带动乡村振兴,还存在一些突出问题。

全国工商联的联合提案就提到,一些具备较好乡村旅游资源的乡村,因为地处偏远,基础设施欠账大,建设所需资金多,收效周期长。另外,贫困村缺少专业旅游公司、旅游协会组织等龙头企业和懂旅游、会搞旅游的能人大户的引领带动,无财力、无技能参与乡村旅游发展,脱贫难度艰巨。目前的乡村旅游过分依赖农业资源,对乡村文化传统和民风民俗资源的挖掘不够,开发模式单一,缺乏文化和地域特色。

依托于乡村旅游的民宿,尽管蓬勃兴起,但是却面临自发生长、无法可依的状态。比如,目前市场上大多数民宿的经营长期处于灰色地带。没有营业执照,没有消防许可、特种行业许可、卫生许可等各种住宿业必备的证照,缺乏运营监管。另外,民宿的主要经营场所是居民闲置的住房,土地、物业性质多为宅基地、非建设用地、住宅等。经营性场所的产权性质一般要求为商业或者经营性集体建设用地。物业性质不合法,也是民宿经营中的一个问题。

在监管方面,国内的民宿从2015年开始呈爆发式增长,但相应的监管一直没有跟上。民宿属于非标住宿,不像星级酒店那样可以按标准去衡量和监管,管理混乱、监控设施不全、房客财物被盗等行业负面消息时有爆出。卫生和安全问题上,民宿也存在不少问题。

作为精准扶贫十大工程之一,光伏扶贫工程自2015年在全国启动试点以来,为贫困户脱贫做出了相应贡献。不过,在纵深推进过程中,却面临着一些具体问题。比如,由于项目分散,导致成本居高不下,运维管理相对困难。而对后期运维的忽略甚至缺失,以及光伏电站运维市场本身也存在的行业标准缺失、准入门槛模糊、人员资质参差不齐、低价竞争等诸多问题,让扶贫电站的后期运维也不容乐观。若长此以往,发电收益将无法保证,扶贫效果必将大打折扣。


2016年,国家发改委等五部委联合下发了《关于实施光伏发电扶贫工作的意见》,对光伏扶贫项目的资金筹措方式作了相应说明。但在执行过程中,无论是政府扶贫资金筹措,还是参与扶贫项目开发企业的融资都遭遇到很大困难。

全国人大代表、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一方面,现有的国家扶贫基金已经形成固定项目,想从既有项目手中腾挪资金划给新项目,几乎无法执行。另一方面,一些地方政府将光伏扶贫工作的资金压力变相转嫁给企业,增大了企业的资金负担。

具体来说,根据国家能源局、***扶贫办下发的《关于“十三五”光伏扶贫计划编制有关事项的通知》,建设集中式光伏扶贫电站,政府应严格按照投资入股,按股分成的方式开展电站建设。在资本金中,政府代表贫困户出资6%~10%,企业出资10%~14%,剩下的80%为银行贷款。

不过,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普遍存在地方政府用商业光伏电站建设指标来换取扶贫项目出资的情况。换句话说,就是电站的投资成本全部由企业负担,政府用政策要求商业光伏电站分利润给扶贫事业。更有部分地方政府未出资,但要求享有电站一定比例股权的情况。

针对这些问题,刘汉元建议,一是大力发展适度集中化、规模化的村级扶贫电站;二是加强对光伏扶贫项目建设质量的把控,强化村级和户用光伏扶贫电站的运维管理,保障贫困户收益;三是加强对光伏扶贫的金融支持力度,及时到位政府应承担的项目建设资金。

清水河劳务外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