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吧猫扑吧

三年“淘”遍增城古村




宋代平在他的博物馆里。

   宋代平收藏的陶器

想了解更多人物故事,请扫二维码。

  阳春三月,暖风和煦。距增城首家民营博物馆“广州1978艺术博物馆”开馆的日子还有十多天,馆长宋代平已有些迫不及待。这是他个人的第二家博物馆。3年来,他遍访增城上上下下的古村落,在鲜有人问津的文玩店和古祠堂里“淘宝”,又加上自己近20年来的珍藏,终于将这个占地4000平方米、上下共四层的博物馆装点起来。

  东汉的旧陶皿,明代的老桌椅,民国初年的红木大算盘……这家博物馆里着实收藏了不少“宝贝”,近日,刚过不惑之年的宋代平饶有兴趣地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博物馆人生。他说,民营博物馆收藏的,正是大型国有博物馆进行庞大历史叙事时所遗漏的那些生活细节。

  “我没奢望每一件展品都是精品,但只要有一件能感染到观众,触发到他的记忆,我的博物馆就算成功了。” 宋代平如是说。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武威

  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

  一头略微烫卷的及肩长发,外加一件印着紫红色花朵的白色上衣,宋代平的外形给人感觉很“艺术”,而他浓重的湘西口音又带着些许“江湖气”。他请记者在会客室的一张深褐色旧椅子上坐下,接着告诉记者:“你坐的这张椅子是明朝的。”吓得正准备伸个懒腰的记者立马打起了精神。

  除了明代的椅子,这间会客室还有很多有趣的摆设,最神奇的要数会客室的吊顶,竟然是用4张老房子的镂空门板吊在头顶上。而4块古朴的门板,其实正是宋代平老家的珍藏。

  从湘西到增城

  2015年3月,一个偶然的机会,湖南芷江人宋代平来到广州增城,并结识了增城一个文化产业园的负责人。这个产业园原本是一片废弃的工厂,大部分区域正准备做成餐饮店和酒吧街,整体看来文化味并不算浓。

  彼时,宋代平正苦于他位于老家的第一个博物馆——五溪源民俗博物馆地处偏僻,民众消费观念相对落后,高端文玩交易市场亦不发达。几番商讨之后,双方一拍即合,来到经济发达,文化产业繁荣的珠三角地区开设一间民间博物馆的念头最终在宋代平心里落了地。“在珠三角,一方面人们的消费观念更加先进,更愿意进民间博物馆消费;另外,也方便我们进行高端文博的交易,让博物馆能够‘以藏养藏’。”宋代平的话很实在。

  在增城开博物馆,自然要适应本地人的口味。因此,最近三年时间,宋代平几乎走遍了增城大大小小的村落和古玩店。

  馆内令宋代平比较得意的,是发现了13件东汉时期的陶罐,这些陶罐外形独特,少数稍有残损,2016年5月由他收藏。他说,这些东汉的陶器大部分是当地人偶然从增城的增江河里挖出来的,带有很明显的东汉时期陶器特征,他指着其中一个陶皿说:“汉代陶罐工艺相对而言不够精美。但汉代文化精神却同样在陶器上得以体现:器形沉稳大气,线条优美自然,装饰图案不刻意雕琢,整体感觉浑厚和谐。”

  另一件他“心水”的老物件,则是一把长达2.5米的大算盘。他告诉记者,如此长的算盘非常罕见,是他在增城某个村庄的老杂货铺里淘来的。“当时我在那里看了半天没有收获,到临走时竟然在店铺的最底下找到了这个宝贝,当即就出资买了下来。”

  后来,宋代平还在当地淘到了不少票号、药号的招牌,如今统统都放进了他的博物馆里,“我们准备做一组商文化的主题,这些藏品都证明了增城当年繁华的商业文化。”据他介绍,增城自古就是重要的货物集散地,很早就有集散中转的专用码头,自古千帆云集,有着很好的商业文化底蕴。

  除了增城本地的东西,馆内还收藏了宋代平多年来走南闯北收获的珍藏,种类之多不胜枚举。“在湘西的那个博物馆,我能展示的藏品连我所藏的1%都不到。”宋代平说,未来,他的博物馆每个月都会办各种主题的展览。

  卖名家画作为筹钱

  开民间博物馆,宋代平经历了很多坎坷。他出生于湖南芷江县一个大户人家,自幼居住的三合院是明末清初的建筑,已有300多年历史。因为人口繁衍,三合院中一度住了17户人家。

  在宋代平13岁那年,这17户人家决定分家。宋代平依稀记得,分家时他们除了拿走房子上几个雕工精美的窗格,其他看似贵重的东西都给了别家的兄弟。“我的爷爷是贵州大学研究古文字的老师,收藏了很多名家的字画,我几乎是摸着这些古董长大的,因此慢慢就对这些老物件有着特殊的感情。”

  成年后的宋代平在湘西当过兵,也考上大学,攻读了湖南科技大学的绘画专业,因为学习和工作需要,无数次到乡间采风的他,看到过不少“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被当作破烂弃置一旁的情况。

  从那时起,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的心中产生了,“我要把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都收藏起来”。

  这些“好东西”,包括湘西老祠堂里的族规、家训;祭祀用的器皿;数十件从明到清的湘西少数民族银器服饰;古代少数民族军队穿着的彩绘牛皮盔甲等。此外,他还去湘西当地的古商城一口气淘了好几百件民俗文玩,“我当时比较喜欢这些民俗的东西,大概从24岁就开始筹备民间博物馆,直到29岁,第一家博物馆才开业”。

  宋代平说,当年他靠做园艺工程起家,身上有些积蓄。但当要真正建起一座博物馆才发现,钱还是远远不够。不过家人对于宋代平建博物馆倒是给予了鼎力支持。

  宋代平的哥哥将多年来做工程的积蓄拿出来支持弟弟,宋代平也把自己结婚和买房的“老本”挪了出来,为开博物馆,家中还卖掉了不少名家字画,“我记得其中有一幅是家里珍藏了多年的齐白石的画作,为了我建博物馆,也狠心拿出来卖掉”。

  把扁担奉为至宝

  在家人东拼西凑,外加一些银行贷款的帮助下,2005年,宋代平的第一家博物馆——五溪源民俗博物馆顺利开张迎客。这座博物馆是湖南省文化厅批准成立的首家民办博物馆,馆内除了前述所藏,还有道光皇帝钦赐的大型石雕“状元匾”、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傩戏面具、有明清时代的千工雕花床、百工木雕洗脸架等等。

  虽然馆藏2万多件“宝贝”,但被宋代平奉若至宝的,却是他收藏的几十副扁担,仅仅因为扁担能够唤起他童年的回忆。“我看到扁担能流泪啊!开博物馆,大家都在问我收藏的东西值多少钱?哪件东西是这里的镇馆之宝?但我觉得,只要我的藏品能够唤起你的记忆,那这件藏品在你的心中就是无价之宝。扁担之于我就是这样,在我小时候,湘西的崇山峻岭里,人们都是挑着各种样式的扁担运送着货品。湘西的商贸文化和民众的生活,其实都是一副副普通的扁担撑起来的。”

  以“闹”带“静”扭亏为盈

  但现实却很残酷。很快,博物馆的经营问题就把这位理想主义者拉回来了。

  原本,宋代平觉得五溪源民俗博物馆很有区位优势,游客们可以到他的博物馆领略一下湘西的风土人情,但实际的经营效果却并不如意。“我们第一年收费10元,第二年收费20元,第三年收费达到40元,收费越来越贵,来的人越来越少,博物馆的经营也每况愈下。我不得不做出改变。”

  宋代平当时考虑,开馆的第一年,博物馆还能吸引一些当地游客,但因为藏品没有多少变化,加上门票价格提升,到了之后两年,来的人越来越少,博物馆陷入亏损状态。痛定思痛后,开馆的第四年,宋代平做了一个惊人之举——免票。

  宋代平说,博物馆的问题就是太“静”了,就把展品一一陈列,观众看了两眼,觉得没兴趣就走人了。因此在免票的同时,宋代平开始将大量“闹”的元素植入进来。比如,他请了很多当地民间艺人到博物馆进行特色的民俗表演,此外博物馆也提供当地的特色餐饮服务,让观众领略更多的文化内容。

  “闹”的元素,最终盘活了这家民办博物馆,扭亏为盈。而今即将在增城开办的第二家博物馆,除了免票,宋代平也想到要移植这种“闹”:博物馆的二层中间位置,已经摆起了一方戏台,以备开业之时进行演出;三楼则被隔成了一个个小包间,每个包间里都放着几件宝贝,或是商号、票号的招牌与老算盘放在一起,作为商业文化的统一体;或是几件清代妇女的衣服、鞋子放在玻璃柜里,作为衣饰文化的统一体。这些包间同时起到餐饮功能,为游客提供增城特有的美食。

  “既要活下去,也要活起来”

  然而,“闹”虽然盘活了博物馆,却也引来了不少非议,甚至有些质疑让宋代平哭笑不得:“到后来我不收门票了,有人会说‘你这个博物馆连门票都不收,肯定没有什么好东西’ 。‘博物馆里还做餐饮,那你到底是博物馆还是饭店呢?’”

  听到这些刺耳的话,宋代平从来没有争辩过。他曾经建起过一个微信群,里面是全国100多所民营博物馆的馆长,其中绝大部分的民营博物馆都处在亏损状态,甚至不少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

  面对困局,宋代平只能求变,但他仍坚持博物馆为主,餐饮为辅。“也许我的大部分藏品在外人看来不足为奇,但只要我有一件藏品能打动你,那我就成功了。”宋代平有些激动说,“文化可以不被尊重,但需要被包容。”

  宋代平的不少“宝贝”此刻还放在仓库里。打开仓库门,宛如打开百宝箱,映入眼帘的,是各类错彩镂金的广雕、潮州雕家具部件,还有很多老房子上的对联。“这些在开业之前都会逐一装饰上去。”经历过种种考验后,对于自己第二家博物馆的未来,宋代平显得尤为坚定。

深圳莲花劳务派遣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