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扑吧猫扑吧

普吉华人志愿者的7个无休日:幸存者听到中文哭了

  原标题:普吉华人志愿者的7个无休日夜:幸存者听到中文哭了 帮遇难同胞回家是出自内心

  来源:法制晚报

  泰国当地时间7月5日17时45分许,北京时间18时45分许,普吉岛游船“凤凰号”、“艾莎公主号”在返航途中突遇特大风暴发生倾覆,“艾莎公主号”上42人全部获救,而“凤凰号”则载着部分游客一起,沉入海底。至7月11日止,“凤凰号”上47名遇难者遗体全部找到。最终确认,凤凰号事发时共载101人,其中游客89人,42人获救,47人遇难。

  海难发生后,普吉当地的华人华商的微信群里祈祷的表情图标瞬间刷屏,很多当地华人在当晚聚集在查龙码头上,关注着同胞们的安全。当地的华人潜水教练成为了第一批冒着风浪下海施救的救人者;随着幸存者被救上岸,当地华人成了他们的翻译,帮助他们与泰国医生建立沟通的桥梁;在遇难者家属陆续来到泰国后,当地华人又为他们免费提供了饮食、车辆和住宿;当遇难者要火化的时候,一些会化妆的华人女孩甚至客串起了入殓师……

  用一位在普吉4、5年的华商志愿者话说,“最难得的是,当同胞出现危难的时候,当地很多华人自发的分成多个小组参与援助,都说中国人不团结,缺乏组织纪律性,但在普吉岛上发生的一切,都是活生生的辩驳。”

  事发后普吉的华人商家自发前往查龙码头和医院担任翻译志愿者。

  有华人称“想念祖国的救援速度”

  华商群主:幸存者听到中文 眼泪流了下来

  常志在普吉岛经营餐饮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后来他组建了一个微信群,把在普吉岛从事旅游、接待的华人商家都聚集在一起,群里的人已经快满了。

  如果不是因为老父病重,常志应该还在普吉岛上担任志愿者,实际上因为志愿服务工作,他已经把回家探望父亲的事情延迟了几天,“后来实在不忍心,还是回来了,但又不放心普吉那边的事”。于是,他在北京的医院ICU陪护的同时,还在关心着普吉的情况。

  常志回忆,事发当天的天气不错,码头上很多游船都出海了。但到了下午四点多,天突然黑了下来,这种天气突变在普吉并不少见,大家谁都没有在意。但是后来突然停电,让人们觉得这次与以往不一般,不过很快供电就恢复了。

  大约下午6点多钟的时候,群里有人开始说,“听说有船翻了”。后来又有人说,“是凤凰号”。还有人说,“听说上面都是我们中国人”。

  群里一下热闹起来,大家都开始讨论着这艘少见的大船。再后来,消息传来的越来越多,有码头上的华商传来的,也有从一些社交媒体上传来的。常志还在群里招呼大家:暂时先不要相信和传播任何信息,等待官方媒体的报道。

  这时候,已经有当地的华人潜水教练赶到了码头,“我们正在前往救援,如有亲友在凤凰号上,请不要担心。”接着,群里已经有人开始发送“祈祷”的表情图标,后面逐渐有人跟上,“祈祷”刷屏了。

  “这下想念祖国了”,“刘普吉”突然在群里说,接着又说了一句:“想念着中国的救援速度。”

  此时,赶去查龙码头救援的华人已经开始往回发送信息,他们救上来了幸存者,很多幸存者很惊恐,也受了伤,因为语言不通,无法与泰方的救援人员沟通,说不清受伤的情况,也说不清遇险的情况。“前方急需中文翻译,大家快来查龙码头帮忙。”有网友招呼着,随后很多人奔向了查龙码头。

  常志也去了码头,他看到了被救起的浑身湿透的幸存者,也看到了被抬上来的遇难者遗体。常志说,给他印象最深的是幸存者的眼神,他们被救起的时候,充满了绝望,但是一听到他地道的普通话时,幸存者的眼眶都红了。“这种感觉,无法用语言形容”。

  从常志的这个华商群的聊天记录来看,当地华人基本上在当天都一宿没睡。据常志回忆,当时很多码头上都聚集了很多当地的华人,每个码头至少也有十几人,除了有潜水和驾船经验的教练、船主出海去救人外,大部分华人都在帮助幸存者从事翻译的工作,有的华人还跟着去了医院,他们要把幸存者的伤势情况,跟泰国医生说清楚。

  潜水教练:第一批下水救人 2天只睡了三个小时

  这个时候,当地的华人潜水教练已经驾船出海参与救援,网名为“MK队长”的潜水教练对于这次海难的救援颇为感慨,他说事发当天风浪很大,现在想起来确实很危险,但当时只是凭着一股热血去救人,没有想太多。

  普吉华人潜水教练组成民间救援队不顾危险出海救援幸存者并坚持找到了最后一具遇难同胞的遗体

  “MK队长”是普吉民间蓝海救援队的一员,事发当天晚上,他和十几个中国的潜水教练一起出海救援,但其实当时并不知道翻船的具体地点,只是通过跟船长的沟通了解到了大致的位置。“船翻了,人就会漂在水面,所以我们当时就是想着赶紧出海救人。”

  “虽然我是个大男人,但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眼泪。当我看到遗体从海里抬出来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当得知遇难者有小婴儿的时候,还有当最后一名遇难同胞被找到的时候,我都没有忍住眼泪。”他说。

  找到最后一位遇难同胞遗体的经过,让“MK队长”觉得即是人为,也是天意,正是华人潜水教练们的坚持,加上上天的帮忙,才让最后一位同胞回家。

  他告诉记者,当天早上六点救援队吃完早饭就出发沿着几个点搜索,由于有几个点之前被军方搜索过,都没有结果,于是他们准备去其他的海湾,但当时海面风浪很大,他们只能返航。

  就再要进湾的时候,他们发现了一个可疑物体漂浮在水面上,有队友跳下海中找,却怎么也找不到。正当他们要离开的时候,海水突然迅速退潮,救援队的船只甚至没有来得及离开,就搁浅了。

  没有办法,救援队只能停在原地在船上吃饭补给,等待其他船只的支援。就在等待的时候,刚才那个可疑物又出现了,有队友下船辨认,发现正是最后一位遇难同胞的遗体。

  “如果不是这个海水退潮困住我们的船,可能永远都发现不了这个同胞了。国家队救援的人说再过几个小时,海水涨起来,尸体可能就会永远沉到海底,是不可能找到了。”他说,“找到他的那天正好是遇难者的头七,可能这位遇难的同胞也希望由我们带他回家吧。找到最后一位同胞,我们的终于放松了很多,我从头天到次日只睡了3小时。”

  华人潜水教练组成的救援队找到了最后一位遇难同胞的遗体,此时救援人员也激动的哭了

  帮助家属:免费提供餐食住宿 女志愿者帮入殓师给遇难者化妆

  前方的搜救一直在继续,后方对于幸存者的救治和遇难者家属的服务也没有停止。在普吉从事旅游方面工作的李牧事发后第一时间加入到志愿者的行列中,用这个北京爷们儿的话说,“从小就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的求助”。

  李牧在前方主要从事翻译和协调工作,他们在瓦奇拉医院设立了志愿服务点,帮助从国内赶来的遇难者家属进行认亲工作。这项工作是繁琐和费神的,李牧说,他更多的是去协调其他的志愿者,而不是去直接的接触家属,“因为我觉得我不擅长安慰人,这类工作还是交给感情细腻的女生比较好。”

  李牧说,很多遇难者家属来到普吉以后,没有地方住宿,在当地开民宿的华商就把房间整理出来给遇难者家属居住,而做餐饮的华商则会免费给家属们提供食物和水,家属需要去医院或者领事馆的时候,他们还会提供车辆接送。

  海难发生后,当地华商组成志愿者为幸存者及家属提供免费的餐饮住宿和车辆

  后期,在曼谷的华人志愿者也来到普吉驰援,普吉的华商们又把房间和食物拿出来,给曼谷的华人志愿者使用。

  “我们带着家属去领事馆办理认领遗体的手续,因为领事馆特别的小,遇难者家属人又很多,于是有华人就跟他的泰国老板协调了领事馆旁边的一间房子作为休息室,第二天我们带家属去领事馆的时候,这个房间已经被清空,摆放了桌子、椅子还有水,专门供家属使用。”李牧说。

  跟李牧在一起从事志愿者工作的一名女志愿者叫江红,也是在普吉从事旅游方面的工作,跟李牧算是同行,同行之间本来是竞争关系,但这一刻他们都站在了志愿者的队伍里,从事相同的服务工作。

  前方的几名志愿者都提到过江红,这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几乎每天都陪着遇难者家属认领遗体。据前方多位志愿者介绍,其实她从事这项志愿服务也是事出偶然。

  事情发生后,江红想去医院看看情况,结果被泰方医院工作人员误认为是遇难者家属,就把他带进了停尸间,当她看到这些冰冷的遇难同胞的时候,她觉得“应该为他们做点什么”。

  于是,江红留在了医院帮助家属认领遗体。7月9日晚,《法制晚报》记者联系到了江红,当时已经将近午夜12点,江红说这一天是家属开始认领遗体的日子,她刚刚从现场回来,可能因为最近几天看到了太多的遗体和痛苦的亲人,心里有了一些后期反应,“现在一闭眼就是当天遇难的样子”。

  江红并不愿意对外讲述太多,她说“回忆都是痛苦的,遇难者的照片都还在脑子里,我们帮助遇难同胞回家也是出自内心。”

  从7月10日开始,遇难者遗体将被火化,按照泰国的习俗和信仰,火化的场地安排在当地的寺庙里,寺庙每天焚烧的遗体数量有限,所以只能陆续进行。但普吉当地的入殓师人手不够,忙不过来。

  于是,几名比较擅长化妆的华人女孩作为志愿者,协助入殓师帮遇难者整理遗容,对于这些女孩来说,为遗体化妆是他们第一次,可能也是今生唯一的一次,但让遇难同胞有尊严的离开是她们的心愿。

  (应当事人要求文中常志、李牧、江红等均为化名)

点击进入专题:

泰国游船翻覆致47名中国人遇难

 

责任编辑:霍宇昂

南园临时工派遣公司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相关推荐